小说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明日之后:火萤》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明日之后:火萤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老库珀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你好,幸存者,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收到这条广播,但我依旧会把这条消息发送出去。过去四年中我们的生活经历了巨大的变化,感染者的出现,城市被毁灭,各种野兽肆虐,幸存的人类无处容身,乃至于一处又一处庇护所被同为幸存者的掠夺者们攻破。直到今天,我们将重新回到莱文市,夺回曾经属于我们的城市。我相信人们终须在一起才有未来的希望。如果你能收到这条信息,请您回应我们。我们将不遗余力的找到你。把你带回家。我相信,我们将如火萤一样,为幸存者们点亮一条活下去的道路,我是库珀,我在火萤营地,一起活下去,我们接你回家。”

明日之后:火萤

《明日之后:火萤》免费阅读

“我一直相信着这个世上所有事儿都有着它们预兆,无论是北燕南飞预示着季节的变化,还是看到阴云就知道离下雨不远了,预兆无处不在。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只是我们很少能确切的理解那些预兆的真实含义,正因为这样,每场灾难降临的都非常突然。就像现在,当我们真正置身在灾难中的时候,会发现,早有很多线索,预示着它的到来,只不过,我们再想避开它,已经迟了。”

库珀有些气恼的捶在方向盘上,激起一阵车笛声,汇入周围一片嘈杂之中,尽管这对眼下的情况没有丝毫帮助。像他一样被堵在英雄广场前的无数车辆汇成车龙一寸一寸的向前挪,车窗外的叫骂声让他微微蹙起眉头,广场上聚集的人群让因为他们被堵在路上的人们变得焦躁。

“目前,英雄广场附近街道拥堵严重,交通疏导工作正在进行。据悉,莱文市警察总署特别行动组已抵达现场,维持现场秩序,希望可以驱散广场中聚集人群。请广大市民如无必要,尽可能避免经过广场街,以减小广场街附近的交通压力…”广播里传出最新的路况信息,不过对库珀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觉得半个城市似乎都因为今天广场上的事拥堵起来。

“你上班的时候就不看新闻吗?明知道今天广场那边有那么多人聚到一块儿,会影响广场街那边的交通,还要从那边走。你说说,照现在这个样子,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你大概还有多久才能回来?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这段时间早点回来。说真的,就我自己在家,有点害怕。”视频电话里,漆黑的背景下,一个女人说着,电视的荧光照再她的脸上让她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库珀靠在座椅里,胳膊撑着打开车窗,伸手挠了挠有些斑白的头发,叹了口气“听我说,我知道,朱丽莎,我也想早点到家,可现在这样…我也不想堵在这里啊,实在不行你先睡,锁好门,新闻不是说了吗?这边不是已经安排了人疏导了,说不定很快这里的交通就能恢复。你睡一觉醒了,肯定能看到我。今晚吃什么?我回家自己热一热就行,不用担心。”库珀的视线穿过车辆间的缝隙,看向远处仿佛没有尽头的车龙,远处的广场笼罩在氤氲的灯光下,可那里的气氛,确不像远远看上去的那样平和。

“不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库珀能够看到朱丽莎皱了皱眉头,这她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早晨咱们一起看的新闻,你这就忘了?昨天茅斯镇那边,还有劳伦斯港,这都多久了,天天都有那种事儿,总有些莫名其妙的疯子去袭击别人。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今天广场那边人有多,说不定里边就有几个脑子坏掉的。”库珀清楚,早一个月前,莱文新闻台里各地的恶性暴力事件就频频出现。仿佛一夜之间,整个世界都变成被猫玩过的线团,一团乱麻。“你那边人那么多,难保不会有那么一两个脑子不正常的,真要是出点事儿…”

“别闹,刚才新闻里不是说了吗?这里做疏散的的人手不会少,真有那样的人,莱文市警察总署不会放任不管的,对市政厅有点信心好不好?这里人是多所以维持秩序的人只会更多啊,再有一会,估计就该驱散了广场那边的人群,市政厅那边不会放任广场那边的影响的,我哪次说的不对?”库珀揪了揪下巴上的胡子,轻轻捻着一小撮,蓄起来的小胡子,让他看起来更加瘦削。

“你说的倒是轻松。我听同事说,他有个朋友在圣罗纳,昨天有个疯子甚至想闯入他朋友家,他那个朋友还被那个疯子给咬了,那个疯子咬掉了他朋友一块肉。真的是太吓人了。你倒是人心把我一个人留在家哈,被他那么一说,我自己可都不敢睡觉了…”朱丽莎在电话另一端,局促不安的说,双眼里透着恐惧。

库珀的车又向前挪了一点,他能看到广场上的纪念碑在射灯下,映出惨白的颜色。街边一个画着夸张妆容的女孩,正对着广场的方向拍照“我知道,我知道。放松点,没什么可怕的,你那个同事,他不是一直都喜欢八卦一些都不知道真假的事儿吗?我看这事儿八成也是他编出来的,你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的话了,这种事儿要是真的发生了,你觉得那些记者们会对这种事儿无动于衷。谣言止于智者,记得我和你说的嘛,这年月喜欢出风头的人太多,他们才不管自己编的谣言多离谱,骗子太多,好人都不够霍霍的。你呀,就是瞎操心,乖乖先去睡一觉,明天不是还要早起吗?现在这个传染病,可是好久没让你休息了,在社区工作就怕遇到这种突发的事儿,不行的话,就换个工作吧。照这么下去,我倒是担心你身体受不了。”

“别想转移话题,我们在说你什么时候回家的事儿呢。”朱丽莎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无法掩饰的焦虑“工作的事儿,就别想了,大家都在忙,我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自己跑掉?希望这场传染病能早点过去吧,算了,不提那些。总之你快点回家就好,我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很害怕,我想你早点回来,我会等着你。爱你。”库珀看着视频里,朱丽莎勉强挤出了个笑容。

“我知道,你啊,一有点时间就喜欢瞎想,还全都是些不着边际的事儿。这样吧,你要是非要想,就琢磨琢磨咱们去圣托帕尼怎么玩行不行?等放年假的时候,咱们今年去圣托帕尼怎么样?”

“你啊,这是又攒下私房钱了?”朱丽莎被库珀转移了注意力,脸上显得轻松了些,调侃道“就这张嘴会说,这话你说了多少次了,结果呢?还不是就带我去了趟红杉镇参加那边的美食节?那次你真能不光是嘴上说,也真带我去一次啊。我保证不瞎想了。”

库珀打了个哈哈。“我看行,咱们说好了,今年年假你看我的。现在,别着急了,等这边的路通了,我肯定第一时间赶回去。要是没有什么事儿,就看看电影,总比看新闻要好。我也爱你,小傻瓜。”库珀看到朱丽莎抿了抿嘴,挂断了电话。车载电视的回到了莱文新闻台里的直播画面,里边是正在举行球赛的消息。两个体育评论员,在莱文市球场的直播间里滔滔不绝。

“…22米线,哦,上帝啊,我觉得布莱德肖这次被拦截的不轻,我们能看到有医疗人员进场了。唐纳德,不知道莱文圣徒队的这次进攻还能不能继续。这场比赛可是圣徒队能否保住联盟地位的关键一战。少了主力四分卫。咱们的小伙子们不会轻松。圣徒队提出了比赛暂停,他们应该会有新的战术布置,下面我们把镜头交回给英雄广场,瑞秋那边为我们带来了现场的新进展。嘿,瑞秋,能听到吗?”

“能,信号很好。我是莱文新闻台的外勤记者瑞秋,在英雄广场为大家带来现场报道。我们现在能通过摄影机看到,在我身后,莱文市警察总署已经初步的控制了局面,并在广场外围已经设立了隔离带,与广场上聚集的人群对峙。”电视画面中,主持人身后布置着挂满铁丝网的木制路障,一群警员手持防爆盾牌,背对着镜头。

画面再次回到主持人身上。“据了解,广场上聚集的民众,是为了莱文市政厅最新出台的隔离规定自发聚集的,聚集人员负责人表示民众应该享有自由的权利。但鉴于新变种病毒的传染性,和相关机构的研究,有限得隔离有助于控制现阶段疾病传播的控制,依据临时规定的相关内容,很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限制莱文市市民出行。”

“据本台了解,CDC的报告显示,近期,各地发生的暴力伤害事件,均可能与新病毒变种有关。海姆达尔生物医药的发言人在今日早些时候的发布会上表示,新发现的Ω毒株,对感染者的脑神经表现出未知的干扰情况,这会直接导致病患的暴力情绪被放大。同时,海姆达尔生物医药表示,新一批1200万支疫苗将于明日运抵莱文市,开始免费为市民接种,疫苗对病毒含Ω毒株的免疫率能达到74%。”电视画面里,变成了早先时候莱文市政厅新闻发布间的画面,库珀记得这条新闻大概是介绍新的隔离规定。

“今天下午,有近千民众陆续向英雄广场聚集,这样的聚集行为,无疑将给潜在的病毒的扩散提供空间,这种不顾及民众安全,不负责任的行为,应当及时被制止,莱文市警察总署在本次事件中表现出了极大的克制,目前仍未接到强制驱离现场聚集者的命令。等下…纪念碑那边的人群好像有行动了…他们率先开始接触封锁线。”电视里,画面抖动着,越过现场疏散人员排起的人墙,移向广场中的人群。“我们能看到广场上的人正在向封锁线方向移动,人群显得有些激动…”

在新闻中的声音中,原本还在缓缓的向前挪动的车龙突然像被困住了一样再也无法前进,被堵在广场边的库珀皱起眉头,刚才的新闻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人群失控可能会带来各种麻烦,他看到前面车里一个中年人走下车,松了松自己衬衣的领口,看向广场的方向。那边正传来一阵阵人群的声浪,混在汽车鸣笛的声音中让整条街道更显嘈杂。

“这是自民众自发聚集后,与前往广场维持秩序的警员发生的第一次冲突,他们似乎是在喊着什么,汉森先生,你能听清吗?咱们过去看看…”电视里的女记者带着抓住大新闻的激动,这让她的声音都提高了一些。库珀觉得,那些记者都有这种唯恐世界不乱的心态,库珀四下张望着,看到一个年轻人在街边蹦跳着,想要越过广场边缘的绿植墙看到广场里边的情况。

车载电视里的新闻没有停下来,库珀能看到摄像师跟在瑞秋身后靠近冲突的人群,人群停在了距离封锁线几米的聚集上打出了横幅,也有人高举着自制的纸板,库珀现在完全可以不借助电视的直播画面就能够听到广场方面人群的喊声。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走下车看向广场的方向。电视里,一个站在人群前排中家伙突然倒在了地上,像癫痫发作时一样抽搐起来,他周围的人自觉的闪开了他周围的位置。“天哪,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看到了有人到地了,这很可能会引起更严重的连锁反应。现场的医疗小组已经有所行动了。”库珀能看到停在旁边的救护车上,几个身穿隔离服的人从车里跳下来,越过封锁线。“我们看到,聚集者中有几个人向隔离带这边过来了,他们手里并没有持有任何标语,似乎是来交涉的。”

当医护人员到达那个到地的人身边的时候,走出人群的几个人也到了警员近前,几个警员推开木栅栏,放那几个看起来没有任何敌意的人越过封锁线,就在记者身后。有警署的负责人走进镜头,开始询问那那几个人。库珀隐约感觉到那几个人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微微蹙起眉头,一手拢在嘴上。电视里突然传出了声惊叫声,镜头突然猛的晃动了一下,等画面稳定下来之后,库珀看到刚才倒在地上的人似乎是抓住了一个医护人员。接着,几米外的人群突然混来起来,各种牌子和横幅很快在人群中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人群涌向铁丝网栅栏这边。

与其说是冲击,在库珀看来,那些聚集的人群更像是在躲避,就像野牛群在躲避猎食者。库珀看见新闻中人群后面似乎有个人突然矮了下去。不知道是摔倒在了人潮里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无论如何,在人群里倒下的人都会凶多吉少。

镜头又一次晃动起来,这次似乎是摄影师跳到了什么高处上。镜头移向拒马前,混乱发生的很突然,速度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库珀透过垂下的镜头看到看到那个负责人看向身后的混乱,大声的指挥起现场的警员,接着,刚才被问询的人也突然有了动作,那个人扑向车边正在指挥的负责人。两个人撞在摄影师站着的车上。摄像机镜头一阵天旋地转,似乎是被失手掉在地上,电视画面里出现了一道玻璃裂纹,当镜头再次平稳下来的时候,每个看新闻的人都能看到,刚才被问询的人把现场的指挥着扑倒在地上,猛的仰起头,嘴里咬着一块带血的皮肉,那块肉,显然是刚刚从指挥者脖子上被撕扯下来的。有鲜血溅在那个人的脸上,他一脸狰狞的慢慢转过头,对准镜头。新闻画面突然中断,接着屏幕上也换成了莱文新闻台的标志,直播间主持人代替了外景的影像,那个主持人看起来略有慌张的翻着自己的新闻稿。

“似乎是技术问题,我们的在英雄广场的信号突然中断了,我相信,在广场上的问题很快会被我们现场的工作人员平息,让我们等待着前方恢复通信。”新闻主持人突然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瞬的惶恐。库珀没有心思再听主持人说什么,只是像其他人一样走下车。库珀听到周围汽车鸣笛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越来越多的人走下车,直到广场上的喧嚣完全遮盖住了附近汽车鸣笛的声音。接着,广场的喧闹变成了此起彼伏的尖叫。

原创文章,作者:老库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qkaisong.com/xiaoshuo/418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