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小说全文阅读,《莞尔一笑倾国倾城》最新章节

小说:莞尔一笑倾国倾城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鹿玉影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林家有女林莞儿,坊间传闻容貌丑陋,曾有人见过真容,竟被吓到失语,可就是这样一个女子,确是太子妃的候选。

莞尔一笑倾国倾城

《莞尔一笑倾国倾城》免费阅读

阳泽 六十三年冬 太傅府

林氏有女名唤林莞儿,四十八年生人,虽风姿绰约温柔敦厚,却外表丑陋,常年以面纱示人,坊间传闻曾有人见过此女真容,竟吓到失语。

漫天飞舞的雪花落在了阳泽喧闹的街道,也落在了我单薄的衣服上。

芙英见廊下的两个嬷嬷正走神之际,压低声音对我说:“小姐,你动一动吧,不然膝盖会被冻住的。”

“对不起啊,还连累你陪我一起受罚。”我转头看着一旁的芙英,满脸歉意说道。

芙英自小与我一起长大,她从未像外人那般对我的容貌产生好奇,每当府里丫鬟小厮们议论,她都会替我挡下,除了父亲,芙英与表哥便是我最亲近的人。

“芙英没事,只是小姐你还发着烧,老爷还这般为难你。”

话音刚落只见府里的一名叫玉景的丫鬟匆忙的跑进父亲的书房里,过了半刻钟父亲走了出来,玉景拿出裘衣仔细的披在了他的身上。

父亲淡淡的扫了我一眼,然后对着廊下的嬷嬷们说道。

“去把小姐拉起来。”

“是,老爷。”

“莞儿…谢过父亲。”我的膝盖已经被冻的僵硬,无法动弹,刘嬷嬷费了好大力气,才让我勉强站稳。

“谢过老爷。”芙英连忙拉着李嬷嬷的胳膊起身谢礼,顾不上自己僵麻的膝盖,上前搀住林莞儿的胳膊,生怕她会跌倒。

“皇上钦定你作为太子妃的候选,凡事都要谨言慎行,下个月你就要参加选妃了,有些不该有的念想要彻底断了。”

“谢父亲的教导,女儿定当谨记于心。”

父亲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宫里来了一位贵客,人已经在你房里了,快过去吧。”

一日前 大雪

芙英走到亭子里,将一封信偷偷递给了我,她不停的眨着眼睛示意我看信,我抬头见古琴师父仍在滔滔不绝,于是将信藏于袖内:“师父,我…肚子痛。”

好在师父并未过多疑心,摆摆手让我速去速回。

外面大雪纷飞,我来到一处无人的角落借着月光打开信,是表哥的字迹,他唤我戌时在老地方见。

“小姐,你还发着烧,速去速回。”

我推开一扇破旧的门,表哥早已等候多时,他穿一身翡色锦服,白裘上的竹纹增加了些文人雅气,俊秀的脸庞几日不见有些消瘦。

“莞儿,你来了。”他见我过来十分欢喜,上前为我撑伞。

“我们进去说吧。”

“表哥唤我来何事?”

“汝州起兵谋反,皇上命我前去应战,这几日便要动身了,所以临走前想再见见你。”

果然又是战情,表哥是护国大将军,骁勇善战,为阳泽立过无数战功,这些年上门无数提亲的人都被他拒之门外,始终独身一人,每逢他要出兵之时,都会偷偷唤我出来相见。

外面大雪如柳絮飞舞,屋内我将做好的平安结如旧递给他,每年他出兵时,我都会提前做好一个,随身携带。

忽然听到芙英在门外唤我回去。

“莞儿…你可愿等我回来?”

“我会一直祈祷表哥平安归来。”我深知此次选妃涉及到林氏一族的荣辱,除了接受别无他法,我与表哥自小一起长大,他也知我下月即将选妃,这一走,下次相见又不知何时,听见身后表哥叫我等他,却没有胆量再回头,我怕回头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回去的路上,太傅府门口站满了家丁,火光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亮,父亲早已与下人们等在了门口。

林夏沈三大家族是当今朝廷里最具有威望的家族,为了稳固势力,皇上一早便将亲事订下,若是家族生下女子便可成为太子妃,若是男子便可封官进爵,因沈氏代代皆是名将,所以皇上在表哥出生时,便封为了将军,他十岁征战沙场,屡立奇功,十六岁封为护国大将军。

林夏两家都是女儿,我父亲是太子的老师,历代皆是书香世家的林氏也因此深得皇上看重,皇后与夏氏关系甚好,收了夏氏女儿为义女,权衡之下皇上决定通过测试来决定太子妃最终的人选。

我从五岁便开始学习太子妃的规矩礼仪,父亲从不让我接触任何异性男子,家中男丁更是下令不可随意踏足后院半步,就算是表哥也要与之保持距离,我从小便没有见过母亲,怕父亲谈及伤心,也从未问起有关母亲的事。

推开门只见一个陌生面孔的老嬷嬷:“嬷嬷,莞儿来晚了。”

“无妨,你退下吧。”嬷嬷摆摆手让芙英退下,芙英小心的扶着我坐在椅子上,自己一瘸一拐的关上门守在门外。

“剩下半月时间,由嬷嬷我来教小姐一些夫妻礼仪,”

听完嬷嬷的话,我愣愣的问道:“请问嬷嬷何为夫妻礼仪?”

“老奴是皇后娘娘特意吩咐,来教太子妃候选人的礼仪嬷嬷,所谓夫妻礼仪指的就是教小姐如何在新婚之夜服侍好太子行房的礼仪。”老嬷嬷从兜里拿出了几本书递给我,翻开书看到的画面顿时让我羞红了脸。

“小姐,你好些了吗?”嬷嬷一走,芙英便赶紧进屋取暖,她伸出手放在我额上,看是否还在发烧。

“你先回去休息吧,让玉景她们来照顾我就好。”我赶忙将书用袖子盖住,支开芙英。

“芙英没事儿,小姐额头还是有些烫,芙英这就去煎药,小姐先去休息。”说完芙英便出去了,我小心的收起那些书,长吁了一口气。

半个月后便要参加太子妃的选拔了,不知到时会是怎样的情形,这数日连绵大雪,不知表哥汝州一战能否顺利。我起身,膝盖突然传来一阵疼痛,扶着桌子慢慢的走到窗前,将窗子打开,外面的雪瞬间被寒风吹卷进来,我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花,看着它慢慢融化在了手里。

原创文章,作者:鹿玉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qkaisong.com/xiaoshuo/4182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