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飞仙传,陈生,陈义,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天书飞仙传

小说:玄幻

作者:六十四易

简介:一个科举失败落魄的书生,本来阳寿已尽,机缘巧合下斩杀大蛇,得到一本无字天书,从此踏上了寻仙问道之路….

角色:陈生,陈义

天书飞仙传

《天书飞仙传》第1章 陈生落榜免费阅读

梁国师德六年春,都城开封,放榜之日。

这座位于帝国中心的都城是方圆九万里最熙攘繁盛之地,人口百万众。整个开封城犹如一个巨大的棋盘一般精致有序,城池中笔直的街道纵横交错,街巷两侧皆是店铺行肆,从布粮店、珠宝首饰铺、到兵器铺、车马行,甚至赌馆妓院皆一应俱全。

城中最为瞩目的,则要属最繁华的东华大街的一座高楼,此楼名为招贤楼。梁以武立国,以文治天下。自梁文帝实行科举选官制后,这开封城便成了举国考生向往之地。故而梁二世文帝立招贤楼,等到放榜之时,便将盖有玉玺的榜文从招贤楼上放下,悬挂三天以彰荣耀,此后历经数代都保留了这个传统,直至今日。

东华大街随处可见一衫白衣的书生,他们都是从梁国各州县进京赶考后留在京城,一直等到这放榜之日。书生们在酒楼茶肆内高谈阔论,谈笑时都关注着招贤楼的动静,是鱼跃龙门还是名落孙就看此时了,故而才子们虽然表面上神色淡然,实则内心忐忑不安。

街上一间不起眼的茶肆内,堂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堂上一个老头,那老者干瘦的干瘦勉强撑起一袭破旧青色长衫,他两鬓斑白,脸上的皱纹仿佛老树皮一般,唯独一双眼睛透着不符合他年纪的明亮。他正是这茶肆中的说书人,这时见看官们聚精会神,一拍案木便抑扬顿挫道。

“自鸿蒙开天,无尽海上升起一大陆,曰中土大陆。遂有四海五极,四海者,东方苍海,南方雾海,西方碧海,北方墨海。五极者,东方极地罗岛,南方极地炎山,西方极地沙塔,北方极地雪域,中央极地鬼谷。四海五极非凡夫俗子可踏足,故而唯有中土大陆上立千百国家,活亿兆黎民。中土大陆之上,有大国七十二,小国八百,兼有化外九大妖地,八十一蛮族。自三万六千年前人,妖,蛮三族会盟,歃血为誓,自此纷乱终结,天下有序……”

在一段很多说书人都会用到的开场白过后,说书人挥动一把纸扇开始唾沫横飞的卖力表演着。茶肆内座无虚席,堂下众人皆听的入神。不知过了多久,说书人口干舌燥,停下来一把端起案前的茶碗喝了起来,慢吞吞的动作直把一众堂中人等急的心急火燎,恨不能拎起茶壶直接灌进这说书人嘴里。看了一眼几乎要暴走的众人他终于放下茶碗,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那陈将军跨马扬刀,双眉倒竖,高喝一声“贼将哪里跑!”,说着催马赶上前去,挥动大刀自上而下猛然一劈,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当即把那敌将连人带马劈成了两半,真是一柄快刀啊!这一刀干净利落,比切西瓜也难不了多少。敌军皆骇然失色,陈将军举刀指向贼众,高喊三声,“还有哪个敢上前应战!”却无一人应答。只见敌军分开两旁,当中走出一个黑脸大汉,金盔金甲,胯下骑一匹青鬃马,手持两柄金瓜锤,喝道。“我来会会你!”

此一回书到这里便说完了,可说书人心知若是这时说一句。“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估计会让暴怒的看官们暴捶一顿。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今日台下多是读书人,于是一拍案木,拱手高声喝道。

“金榜题名堂中客,封官还乡听书人!”

千里迢迢进京赶考,谁不想要个好彩头,这最后一句明显说的是应试的考生。众多白衫书生皆听的兴高采烈,纷纷鼓掌叫好。这时有个小童穿梭堂间托着铜盘讨赏钱,书生们高兴,都慷慨解囊。凡是铜钱落入盘中,小童都会说一句诸如“看官多福多寿”之类讨喜的话,若是赏钱多了,便会说一句“看官金榜题名。”直听的书生们喜不自胜。

人群中却有三人,正是张生、李生和陈生。三人听的心喜,张生更是一拍陈生的肩膀道半开玩笑的说道。

“想不到今日闲来听书,却遇到了贤弟的本家。”

李生也微微一笑。

“那一位陈将军武斩将夺旗,这一位陈贤弟金榜题名,也算相得益彰。”

陈生闻言一笑。

“两位兄长吉言,我等兄弟当一同入榜。”

三人都一同点头。

可这时那小童儿过来,三人摸了摸身上,最终尴尬的互相望着,竟忘记都已花光了进京的盘缠,此刻已身无分文。正窘迫之时,却有一个锦袍的富家公子一下扔出去十两银子,小童儿眉开眼笑,不停的拱手说着讨彩的话。众书生望向三人尽是鄙夷,纷纷讨好那个锦袍公子。三人则相视无言,摇头苦笑。

这时只听堂外忽然间喧闹起来,有一名书生挤在门口高声喊道。

“放榜了!放榜了!诸位同窗还不快去观榜!”

众人闻言纷纷起身冲出门外,一眼望去,招贤楼下更是人山人海。长街之上尽是白衫,人群中不光是书生们,还有许多看热闹的百姓。

那三个书生随着人流挤到了招贤楼下面,有带甲兵士按剑立在两侧,神情冷漠的盯着众人以防骚乱。黄榜之下,则正有一个白面无须的小太监手持拂尘四下观瞧。

三人向招贤楼上一望,正看到了悬挂在二楼木杆上的黄榜,榜单由一整块黄绢制成。众人皆死死的盯着黄榜。不一会就有人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兴奋的仰天长啸,一旁的人都向其投来羡慕的目光,而没找到名字的人则更显焦急了。

三人好不容易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正看着,张生抬起手颤抖的指着榜单的最上方,兴奋的大喊了一声。

“找到了!找到我的名字了!”

张生本名叫张允,其他两人闻言定睛观看,张允二字正在黄榜首位,二人更加欣喜不已,李生连忙说道。

“张兄,恭喜贺喜,你中状元了!”

陈生同样激动的向张允拱手道。

“张兄,今日得中,不负十年寒窗!”

其他书生闻言都连忙拱手道贺,一改此前在茶肆中的傲慢,望向张允即羡且嫉,更有人上前阿谀奉承,可张允一张脸涨的通红,只是直直的盯着黄榜,几欲落泪。

考试时会发给每位考生一个木制的号牌,等到考完放榜之时就会拿着号牌去验明正身。见到状元郎出现了,小太监连忙上前查看号牌验明正身。查验无误后,便笑呵呵的领着他离开了。

张允离去后,剩下的二人不免紧张了许多,又过了一会,李生也指着黄榜喊道。

“快看,贤弟,榜上也有我的名字!”

陈生顺着李生的手指一看,却发现在黄榜第二排名字的首位,正有李肃二字,李生的本名正是李肃。

陈生冲着李肃笑着拱了拱手。

“恭喜李兄得偿所愿。”

李肃看得出来,此时陈生已有些心不在焉了,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贤弟之才远在愚兄之上,耐心些,榜上终会找到你的名字的。”

陈生强笑着点了点头,李肃离去后,他默默攥紧了拳头,死死的盯着黄榜寻找,不遗漏一个名字。

一日放榜,看尽世间百态。书生们或金榜题名喜极而泣,形似癫狂,或名落孙山,落寞离去,犹如行尸走肉。夕阳西下,人群渐渐散去。招贤楼下,只剩陈生一人。

陈生木然的拿出号牌看了一眼,正面写着第三百五十二号,翻到号牌背面,他忽然间双眼通红,死死的攥紧了号牌。

“陈义,齐州清丰县人,年十九。”

陈义自幼父母双亡,由二叔辅佐成人,年少聪慧,十岁精通诗词歌赋,十六岁时就学成赴京赶考,可惜连续两年应试皆是名落孙山,如今已是第三次落榜了。叔叔和表妹为人和善,时常宽慰陈义即便一直不中也不打紧,可婶娘却为人刻薄,时常出言讥讽,当时他气不过,放出话来。

“三年之内,金榜不中,则李家自力更生,与人无尤。”

如今看来,也别无他法了。

人生不得意,难免自怨自艾。陈义回想起他的两位同乡此时春风得意,而他却落魄潦倒,无颜面再去见两位兄长,于是一人独自离开京城,不辞而别。

……

落日黄昏,城外十五里的一条山间小路。

陈义骑在一头小毛驴上,一手牵着那破烂的缰绳,一手托着酒葫芦不时饮上一口,每饮一口便长吁短叹。

他本不善饮酒,可却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抵押给店家换酒来饮了。到了后来陈义已把酒壶喝的空空如也,他自己更是东倒西歪,趴在驴背上任由毛驴独自行进。

不知趴了多久,忽然间迎面吹来一阵恶风,毛驴受惊叫了一声,尥蹶子一下将他掀翻在草丛中,狂奔间不见了踪影。

陈义只觉的这一下摔得七荤八素,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若不是有杂草垫着,只怕不死也要半残。

半醉半醒间,他双手胡乱的一摸,感觉摸到了什么东西的身上,像是一个活物,却有些阴凉湿滑。随后强撑起身子回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直吓得他双腿发软,几乎再次摔倒在地。

他眼前是一条大青蛇,竟有水缸般粗细。大蛇盘成了一团,正张着血盆大口吞食毛驴。这条蛇眼似铜铃,鳞片泛着寒光,身子缓慢的蠕动着,此刻已将那毛驴囫囵吞下了一半。

凡是梁国的成年男子都有配剑的爱好,陈义也不例外,只不过对于书生而言,这种配剑多为装饰,而他的配剑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可眼见这大蛇将毛驴已经吞的只剩一双腿了,陈义顿时想到往日种种不顺,如今连一头坐骑都不能保护,胸中一股怒气上涌。随后拔出佩剑,朝着青蛇大喝一声。

“好畜生!看剑!”

只一下,他便将铁剑刺入大蛇的腹部,大蛇吃痛,开始疯狂的甩着身体,陈义也跟他较上了劲,双手紧握剑柄不放。陈义被大蛇甩的上下翻飞,挣扎间就将大蛇的腹部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流了一地。大蛇又扑腾了好一会,终于不再动弹,眼看是活不成了。

陈义瘫倒在地大喘着气,这时他方才看清这大蛇的全貌,粗略一算恐怕有五六丈长,若横在路中间甚至看不见头尾,不由得心中后怕。再看向自己满身血污,陈义心中暗叹,人生不如意何至于此,不免一阵悲从中来,怅然若失。

正在这时,蛇腹忽然有一处金光四射,他与大蛇搏斗了许久,此时已然入夜,这道金光在夜里十分显眼。

陈义心中一动,上前扒开蛇腹,只见里面有一个金匣子。金匣上写有,“道法乾坤,书显功德。”的八个大字。

陈义不知,正因为这一番奇遇,他从此踏上了修仙问道之路。

……

原创文章,作者:六十四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qkaisong.com/xiaoshuo/376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