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暖沈逸尘(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全章节在线阅读_(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全本在线阅读

许暖沈逸尘(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全章节在线阅读_(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全本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4-03-03 22:30:44

“竹木渔”的《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她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本以为是醉酒后的一场糊涂债,她被赶鸭子上架,他也是无辜受害者。却不曾想,一切都是竹马的蓄谋已久,她才是那个小绵羊,一步一步深陷进他挖好的深情陷阱……...
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
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

竹木渔/著|古代言情|连载中|qwwrkbd

热门小说《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许暖沈逸尘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竹木渔”,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话题怎么绕回来了?“你又在比较了吗?我没想过自己,祸是我闯的,我可以承担。而且,我出来......”空间小,一张单人粉紫绒面的欧式沙发在中间占了大半,他们两个也只能堪堪站立,隔着一个身型的距离。许暖无处可去,想退后两步,都没有空间。“而且什么,说完...
小说详情

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

》 第19章


西餐厅的原木旋转楼梯下,有一处凹壁休息区,里头挂了沈海大学美术生仿十四世纪佛罗伦萨画派的画作,拱起的圆弧天花吊顶壁画色彩浓厚,满是神话预言,上头的女子白皙,一头如海浪卷的黄头发拖地,正是美神维纳斯。

在这满溢人文气息的空间里,和周围希腊众神环绕的平和不一样,站在逼仄凹壁廊道的两个人,分别站在绒面的单人沙发边,气氛微妙。

“我们结婚的事,除了奶奶和爸爸他们,其他人可不可以不要说。”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是真的......到时候离婚,才不会给他们造成困扰。”

媒体上一定会有沈家的相关报道,雪花般的舆论会纷沓而来,结婚相对还好,离婚这种无论双方如何平和,一上了公众平台,就会被八卦得很难看。

许暖依旧小声,没有妆容在脸上,小巧的脸,鹅蛋轮廓线条明晰,脸庞素净得很像身后的油画,透着脂玉白,眼睛坠着日光碎,透着点楚楚的请求。

她正在为自己闯的祸买单。

沈逸尘抄着兜,低低看了她,站得随意,“是不是,同样的,保密,也不会对你造成困扰......所以,你还是为了他?”

他们之间就绕不过去许暖心里的那个人。

“跟我就说要早八,必须回宿舍,不能多呆一天宜庆。而他,你就破例。”

这明晃的比较语气,让许暖手滞了下,连带着心也麻了一阵。

话题怎么绕回来了?

“你又在比较了吗?我没想过自己,祸是我闯的,我可以承担。而且,我出来......”

空间小,一张单人粉紫绒面的欧式沙发在中间占了大半,他们两个也只能堪堪站立,隔着一个身型的距离。

许暖无处可去,想退后两步,都没有空间。

“而且什么,说完。”沈逸尘说,声音在耐性的界限内。

两人站得近,可楚河汉界很清楚。

“我出来,是想和你解释。我不想你因为他又误会我,然后又和我吵架。我不想你生我气。归根到底,我是怕你困扰......”

她微低了头。

本来冷峻的脸,听见她这么一说,从胸膛里震了低沉的音,驱散了以为她要说冷薄话的准备,一丝错愕过眼,然后软了下来。

“怕我困扰?我不......”

“嗯?”

许暖听见了个不字,微微抬了头,看他。

不困扰,我们为什么结婚。

沈逸尘读懂了她的疑惑,接着说,“的确有点困扰。”他下颌点了点,听了她的话,目光垂落,“所以你急得,衣服都来不及换。”

许暖微微低下头,顺着沈逸尘的视线看向了自己的衣领口,银白羽绒服下,是金丝绒粉白睡衣。

她走得太急,没换衣服就出来了。

刚刚,她穿着羽绒进室内,餐厅里开着暖气,一层层薄热已经在背脊上腾起,进门就想脱外套,可手伸到一半,才发现不对。

已经是来不及回去。

脚上更是一双粉白相间的毛绒拖鞋,白净的脚踝露了一半。

“是......”

一紧张,再加上屋内暖气烘着,许暖知道自己失了仪,脸上的绯红一点没降,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迹象。

刚刚她还硬着头皮,为了不让沈逸尘觉得她是在置气,抿了两口他点的热饮,那杯燕麦饮暖热肺腑,使得她整个人热得要命,身上像有个火炉在烧。

沐浴完的玫瑰皂香在这热意中飘散,在这众神空间里弥漫,味道带着清爽和甜香。

“你在笑我么?我听见了。”小唇峰微微鼓起,倔强又可爱。

沈逸尘浸在这股玫瑰香气里,本来应该继续问不公开的原因,思绪一下子被她搅得乱七八糟,不由得从胸膛里溢了笑,提醒她,“有一个问题,你想了吗?”

“什么?”

“你回不去了。”

过了宿舍关门时间,她进不去宿舍了。

“我自己想办法。逸尘哥,反正,反正你别误会周路是那谁就行。”

“嗯。”

就为了这个,她跑了出来,现下还扯他进角落解释。

沈逸尘都说不上来的燥,缓缓地平息,消失得没有痕迹,仿佛就不曾存在。

就如棉花一样打了心上,微微还痒了。

“等下,跟我走,别回去了。学霸应该也不想三更半夜硬闯宿舍扣分吧。”

他发出邀请。

许暖以为他说的是去许帆的公寓,于是点点头,“好。”

见她脸上绯红,沈逸尘从空伸手轻拉了她的羽绒服拉链,往下解,语气慢而缓,温润和她说,“别把自己闷坏了。”

才拉了两格。

小巧的手一下子握着宽大的掌面,温热的掌心里有点小汗,如鼓一样的心跳透着指尖传递而来,小鹿般乱撞。

呼吸也不稳。

“不行。”

沈逸尘压低了墨眉,羽睫沉低。

该不会......

“你......”

沈逸尘侧了脸,目光随着拉链位置下落,喉结无故地滚了下,仅仅猜测。

“你该不会……”

两人目光短触,许暖紧张得生津,咬了下唇。

“别说!”

空间外,偶有值夜班的餐厅员工在整理座椅时向他们这里看来。

唰的一声。

沈逸尘反向拉高了许暖的羽绒服,一拉拉到最高,清了清什么都没有的喉咙,见她低了脸,好笑又无奈地拨弄了她软绵的头发,五指沾染上苍兰味。

和他置气的时候,就能理直气壮的。

现在红透脸,就跟小仓鼠似的。

要命的可爱。

就是......手有点不愿意撤回来,甚至有点想,顺着额线,捏她的耳廓,停留在天鹅线边帮她降温。

可周围都是众神下凡,居高临下的眼神审判,洞察了宇宙,穿过灵魂。

都在告诫他,停留在一个度上。

那修长指节最终又重新回到了羊绒大衣里。

他声音低,应了她的话,答应保密,“不说,但也别回去找他们了。”

餐厅的出入口有两个,一个需要经过许帆他们坐着的餐桌才能出大道,另一个可以从洗手间出去,那边是个吸烟区,放置了碎石灭烟塔,从那拐弯后,也能通往大道,人也少。

刚刚他们去过。

“暖暖,跟我来。”

“好。”

*

外头风大,尘雾飞斜。

一高一低的身影在道上走着,许暖银白的羽绒服拉高到了唇边,她埋下头,亦步亦趋地跟在沈逸尘身侧。

两道黑长的影子夹着空气中的颗粒叠合在一起,迎着冷雾停在路边,在空寂又寒冷的道上,莫名有末世结伴感,万籁皆静,唯有他们一方躁动。

“需要等一会儿,我发个定位。”

“好。”

另一边,落在了西餐厅的两个人,正在座位上聊着天等待着不可能再回来的人,他们聊着闲事。

周路一眼又一眼地看着旋转楼梯边,不确定自己的猜测而紧张得又和服务员多要了一杯水。

“你们是许暖的发小。”

“是啊。”

“那许暖和尘哥,也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关系很铁?许暖不爱喝咖啡,他点单都避开了,很像兄妹,哥哥照顾妹妹那样,喜好都记着。”

“兄妹倒不是,认识太久了,彼此的习惯都很熟悉,至于你说的关系,是......很铁,南北磁石一样的铁。别人嘛.....不容易进去的。”

许帆点到为止,让周路自己体会。

“那你们是特意来这一趟?”

“为了许暖来的,毕竟关系好,放心不下,你懂吗?”

还提点要他懂。

周路心里想了不妙。

果然是他想的那样。

他们是奔着自己和许暖的关系来的。

桌上,许帆的手机震动了下,上头,他的两个说好只去聊一小下的发小,告诉他,不回来了。

他看了短信皱皱眉头,随即发信息问蒋劲。

许帆:「有收到风,沈逸尘结婚了?」

蒋劲回复:「有!宜庆估计都传遍了,你在沈海泡了一天实验室,现在才知道?听说是和林家联婚。有人看到他们上周聚餐过,也听说年底云齐员工大会,会公布这个消息。」

许帆看了短信,心情更加复杂了。

沈逸尘结婚和林家结,那和许暖是什么情况?

豪门养外室?

一种助纣为孽的纷乱在脑子里乱哄哄的。

对于一旁周路的问题,“那你们刚刚问了我许多问题,是为了许暖考察我的吗?”,他也没心思细究了,随意地答了嗯,又找别人问林家。

*

校外,离沈海大学三公里外,一五星酒店。

一辆奔驰商务车缓缓在金碧装饰的旋转门停下来,司机开了车门,大堂经理随即迎接。

酒店对客户分等级,普通为银卡,高阶为铂金卡,稀罕的是黑金,持卡人皆是老板的客人,享有股东级别的待遇。

今晚到访的人,是酒店第一次接待高级黑金用户,一切按高规格办,无须多余的繁琐流程。

“沈先生,欢迎您入住我们酒店。房间已经安排好了套房,我带您上去。”

沈逸尘从商务车上下来,抻直了外套,先提了谢,而后停驻了脚步,凤眼压沉,往后看一眼跟下来的许暖。

被多人迎接,她有些不自在,于是他淡言,持着风度,“不用麻烦,房卡给我吧。”

酒店经理有一点诧异,甚至都背好了一套介绍房间和设施的说辞,结果没派上用场,看见云齐集团总裁身后跟下来一个羽绒拉到最高处,帽子也戴着,遮的严严实实的娇柔身影。

透过仅露出来的眉眼,不难看出是个漂亮的女生。

经理瞬间也明了,双手将手中的房卡递了出去,礼貌地摊手并指,指了电梯的方向,“好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喊我们,酒店二十四小时服务都在线。”

“嗯。”

站在酒店前台的门童打开了迎宾门,悄悄地看了面相冷苏的男人一眼,又看了跟在其后头的女生,垂低下了眼眸。

他刚入酒店行业没多久,可也知道三更半夜而来,行李都没带的,多半玩火。

他喊了一句欢迎,见怪不怪又轻巧地合上玻璃门。

进了酒店套房。

L型白皮沙发上已经放置了一个白色缎带包装盒,上头印制烫金的品牌名称,是一个意大利女性用品高奢品牌,只专营一种品类,蕾丝钩花刺绣全部讲究手工,采用复古工艺,是该品类品牌里的爱马仕。

许暖没问,也知道品牌包装里面放的是什么东西,她提了小袋子就往洗手间去。

等她出来的时候,沈逸尘坐在沙发上,外套随意放在了一边,他低头单手回复手机信息,一个人静谧。

酒店内都是暖黄的光线,照在了轮廓分明的脸上,黑色衣服手袖卷在一半的位置,手臂紧实,长腿延伸着,有点懒倦,没有声响的氛围里,看起来很冷薄和疏离。

这种寡淡,让许暖一度以为自己是闯不进他的世界,在青春岁月里,总也带着一层光看他,可多了解他之后,又发现,这层结界没有挡她。

听见许暖的动静,沈逸尘抬了头,手机也放在了一边。

目光定定在她的粉白睡衣上。

他面上无表情,问,“合适吗?不合适,他们可以换。”

许暖停愣了下。

心想:要不,还是让结界挡一会儿吧。

小说《四年后:我和暗恋的竹马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__SCRIPT__}